金沙官网,金沙国际唯一官网

  • 网上阅卷系统
金沙官网 >> 教坛走笔 >> 天下杂谈 >> 详细内容
天下杂谈 >> 正文
老庄
来源: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日期:2016-07-15 00:00:00  发布人:admin  浏览量:341

老庄是我们学校的门卫,这当然是上世纪的事了。现在学校的门卫都不叫门卫,叫校警。校警穿制服,据说还是全国统一制服,拿警棍,当然也是真家伙!老庄那时既无制服可穿,也无警棍可拿,说穿了就一看大门的,因此人们便给老庄起了个俗名叫庄大门。

老庄(我从来不喊他庄大门),是45年入伍,46年入党的老革命。不知是战争岁月的耽误,还是其他原因,到老还是孤身一人,既无老妻相伴,又无子女膝下承欢。镇政府照顾,便安排他到学校做了门卫。他常向人讲起他参加抗日战争,淮海战役、抗美援朝等光荣史,还时不时的挽起裤管让人看他腿上的伤疤。如果有人问他真的打死过日本鬼子吗?他会像孔乙己回答认识不认识字一样的不屑一顾。正因为是老革命,所以做事特别认真。门把得紧看得严,闲杂人等甭想进去,更不用说那收旧货的,卖零食的,修钢笔的了。那时候教职工家属院也在学校内,碰到走亲戚串朋友的,或回家过年的,只要跟他说一声,他每天都要去看几遍,夜夜都起来巡逻。我那时光棍一个常到他那里玩,看他那样辛苦曾劝他说:不用这样的,根本丢不了什么,毕竟有院墙隔着。他说:“出了事那不坏了我的名声吗?”那几年社会治安不好,可我们学校一直很安全,大家都从心里感激老庄。有人调侃说:老庄真是一扇好大门啊!要搁现在那该叫什么呢?防盗门!

但大门把的太严,也有令人讨厌的时候。学校有位青年女教师,男朋友从外地来学校,不远千里,盈盈的柔情蜜意,学校的狭小空间如何能盛的下,于是夜晚便走出校门,长分离,再相逢,自然情深意浓,河边走走,林边坐坐,自然就忘了时间。当返回时已过了10点的规定时间。女老师先喊一声“坏了”,接着便试图叫开大门,先是叫老庄,后是庄师傅,而后是庄大爷,她把能想到的称呼都用上了,就是叫不开门,最后女教师带着哭腔说:“庄大爷,我是小李啊,请你开开门!”看来还真管用,正叫着老庄屋里的灯就亮了。正当小李的男友说“行了,听到了”时,灯忽然又灭了。小李的男朋友大怒:“我们住旅馆!不用这老匹夫开门!”可小李不答应,那时不像现在这样开放的,女老师怕未结婚就和男朋友住在一起传出去不好听,死活不肯。看来只好原路返回,继续着上半夜的故事了。这后半夜和前半夜可是有了质的差别,小李的男朋友历数这乡镇的落后愚昧,说道路是如何难走,一波三折尘土飞扬,市面便溺遍地污水横流,人是灰头土脸破衣褴褛,更甚的是顽固保守愚昧无知,等等如此。这意思已非常明显了,此时此地的小李却无话可说,她觉得既对不起男朋友,又丢尽了脸面。连自己单位的门都叫不开,可见自己做人做的多么失败。后来两人分了手,至于分手原因就不得而知了。这件事传出去,人们都说是老庄的错:要不把人关在门外又如何分得了。老庄感到很委屈,对我说:我有什么错!要是有人乘机摸了我的岗怎么办?我还不是为学校好!

但另一件事使人更清楚地认识了老庄。有一天晚上有位姓涂的副校长和一个姓吉的副主任,好像还有两个身份不明的人,12点以后才从外面回来,吉副主任喊:老庄,开门!是我!谁知里面竟一点反应也没有,主任急了,大喊:“老庄,庄大门,庄开山同志,我是吉主任,快把门开开!”不知是老庄真的没有听见还是不理会,依然没有动静,主任大急,不得不使出杀手锏,大声说:“老庄,校长在这里,你听到了吗?”可是给人感觉老庄对校长和主任的认识不存在差别,老庄屋里黑漆漆的并不见灯亮!涂副校长说:“算了,老庄年龄大,耳朵陈,听不见。我们住宾馆吧!”话未说完,灯忽然亮了。可吉主任一个好未喊完灯又灭了,吉主任悻悻然,觉得在校长面前很没面子,但又无可奈何,堂堂的校长主任总不能作石壕吏状吧!于是一行人掉头走而去。

这件事后,吉主任愤愤不平,涂副校长倒很宽容,说:“老庄做的对!”老师们知道后,就对老庄敬佩起来了,说他一视同仁,不势力,是个好同志。老庄自己好像也高大了许多,因为涂副校长见到他也越发客气了。

这件事过去不久,又有一件事让人更服气老庄了。总务主任找到老庄要把学校大小门的钥匙各要一把学校备用,这本是很正常的备份,但老庄坚决不干:“让我看门,你们都有钥匙,我还看什么门!丢了东西,责任是谁的?”总务主任说:“你是归我管的”!老庄说:“我归你管,但大门归我管!你就不要插手了!你知道老蒋为什么被打败的吗?就是连下边师团的事都插手!”总务主任看老庄摆不清,就说:“那好!我向校长汇报!”但此后不知道怎么的就再也没提此事!

人们都夸老庄是个正直的人的时候,也有人为他担心,说还是该变通些,领导嘛,总得让人找到领导的感觉啊!我也为他担心,老庄却说:“没事,领导开会不是讲过,对事不对人嘛。你教好你的书,我看好我的大门,这叫坚守阵地,阵地决不能失守。”我想也对,认真工作总不会错吧!多年后,我才明白,经过战火洗礼的老庄其实和我一样天真!
这一学年快结束的时候,校办公室派人找老庄谈了一次话。大意是学校要发展,门卫要换成校警,请老庄回家安度晚年!老庄默然。学期最后,老庄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,我听说后,来跟他告别。这时的老庄真的已经苍老了,灰白的头发,显然早就该理了,浑浊的眼睛汪着些残液,显然不是泪,因为老庄的泪已在战场上流光了。他似乎想对我说点什么,但苦于找不到合适的话,只是笑笑。我心里不是滋味。我说:“你该去找校长或找政府,干了十几年,不能说不要就不要了。”老庄朝我苦涩地笑笑,说:“这就好比打仗,你再能打,没有仗打了,你也得复原转业。再说,这是党支部研究决定的,我是党员,我得无条件服从啊!”

老庄就这样离开了学校,此后我也离开了这所学校。

最近同事传来消息,原来的副校长去世了,不知老庄还健在否!

核发: 点击数:341收藏本页
  • 友情链接

    • 萧县教育网
    • 萧县政府网
    • 宿州教育网
    • 安徽教育网
学校门户手机版
学校门户手机版